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野生动物进出口管理条例》、《野生动植物进出口证书管理办法》,对于进出口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的,实行野生动植物进出口证书管理。野生动植物进出口证书包括允许进出口证明书和物种证明。进出口列入《进出口野生动植物种商品目录》(以下简称商品目录)中公约限制进出口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出口列入商品目录中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的,实行允许进出口证明书管理。进出口列入前款商品目录中的其他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的,实行物种证明管理。

在进出口贸易中,涉及濒危物种的商品受到处罚并不少见,特别是在化妆品领域,由于产品原材料涉及濒危物种,经常被海关查处,未依照法律法规提供允许进出口证明书或物种证明。以下汇总了4则化妆品含濒危物种成分进出口处罚案例,为企业提供风险预警。

【案例一】

2021年3月5日,上海海关查扣了一批含濒危野生动物“鲟鱼”成分的化妆品,该批货物为上海某公司申报出境,申报品名“某品牌致润舒缓鱼子酱浓缩精华面膜”,数量为4290件。该产品含有鲟鱼子酱提取物,鲟鱼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相关化妆品企业应提交濒危物种允许出口证明书。当事人因涉嫌出境备案货物税则号列申报不实影响许可证件监管,被上海海关缉私部门立案调查。

【案例二】

2021年5月12日,一批进口化妆品于皇岗口岸入境,此批化妆品中的第一项商品含有人参成分,该成分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保护公约》附录中的列明物种,该企业无法提供《濒危物种允许进口证明书》,也无法提供《非<进出口野生动植物种商品目录>物种证明》而被海关查获,报关单中完税价格为12.6万元,本行政处罚罚款1.44万元整。

行政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十五条(三)项之规定,影响国际许可证件管理的,处货物价值5%以上30%以下罚款。

【案例三】

2021年6月,新港海关查获含濒危物种银杏叶提取物的洗发露,共1.7万瓶。新港海关对广州某贸易公司申报进口的一批洗发露进行查验时,发现企业申报规格型号时未申报银杏成分,而产品实际含银杏叶提取物。银杏属于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需验核《濒危物种允许进口证明书》或《物种证明》,企业无法提供,已涉嫌通过瞒报手段逃避海关监管。

【案例四】

2021年10月,黄岛海关查获102套含濒危物种成分化妆品。海关关员在对进口化妆品进行查验时,发现其含人参、冬虫夏草、鹿茸提取物等成分。其中,人参、冬虫夏草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鹿茸涉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野生动植物进出口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企业进口此类化妆品应提交濒危物种允许进出口证明书或物种证明。由于企业无法提供相关证明,海关依法查扣并将货物移交后续部门处置。

瑞旭集团旗下的妆合规平台基于原有中国化妆品原料法规数据库的基础,全新推出濒危野生动植物名录数据库。除了原有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平台更新了最新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2021)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2021)” ,帮助企业在日常配方研发和进出口环节中提前规避风险。点击下图跳转 “妆合规” 页面

妆合规,化妆品,濒危,物种,野生,进出口